畢友網

畢友網 > 人物 > 風采 > 雍波師兄,一路走好!

雍波師兄,一路走好!

2014-06-23 10:52:25畢友網 36936

雍波師兄,一路走好!


  【畢友導讀】生命脆弱,人生無常。2014年6月20日下午,四川省政協委員、中國民主促進會會員、中國MBA西南聯盟主要發起人、榮譽主席、西南財經大學MBA聯合會首任主席、安盛企業集團董事長雍波先生因病于成都逝世,終年四十六歲。他是深受大家愛戴的師兄,對校友會、對MBA西南聯盟的發展有著不可磨滅的貢獻,對朋友更是肝膽相照,義薄云天。昨天(6月22日)是雍波師兄的追悼會,大家用各種方式來悼念這位有情有義的師兄、朋友,在畢友MBA+課堂的活動現場也為其舉行了默哀儀式。本文節選了幾位來自各學校老師、校友、朋友的悼詞,再次表達對雍波師兄的沉痛哀悼,祝愿師兄一路走好!

西南財經大學副校長、西南財大西部商學院院長楊丹教授為雍波寫的悼詞:

各位親友、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

  今天我們懷著十分沉痛的心情深切悼念四川省政協委員、中國民主促進會會員、中國MBA西南聯盟榮譽主席、四川安盛企業集團董事長雍波先生。

  雍波生于1967年11月9日,1984年16歲時考入四川大學,1988年獲圖書情報學士學位,2000年考入西南財經大學EMBA;1988-1997年就職于四川省技術監督局,擔任科技管理項目負責人;1992-1994年擔任西南經濟技術研究中心項目經理;1995年任職于金蝶軟件成都分公司并于同年創辦標準圖書企業;2003年創立安盛投資管理公司;2005年創立安盛文化企業;2010年成立安盛企業集團并且擔任董事長至今。

  雍波在家里是好兒子、好兄長、好爸爸,他對長輩仁義孝順,盡到了小輩的孝心;對兄弟盡到兄長的職責;對女兒盡到了父親的責任,灑下了無盡的父愛;他在學校是優秀的同學和杰出的校友,是富有領導魅力的學生領袖;在公司,他是創業者,模范員工,優秀領導和可信任的大哥;在朋友中間,他熱情開朗,豪爽仗義,樂于助人,有他的地方總是充滿熱情和歡樂;他也是優秀的社會活動者和公益事業的積極參與者。

  雍波是實業界的創業者。創業是最大的社會公益,創業者是新時代的雷鋒。雍波先生和他的團隊一起,用自己創業的艱辛和努力,為社會做出貢獻,模范的履行社會責任。汶川大地震中他親自深入災區捐款捐物體現了企業家的責任,他的企業還舉辦“閱讀照亮黑暗”活動為盲童籌集善款。

  雍波是中國MBA的創業者。2000年在西南財大就讀MBA,擔任班長。他發起成立了西南財大MBA聯合會并被推選為首屆主席。他發起了中國MBA西南聯盟并且擔任首屆輪值主席和榮譽主席。他是中國MBA聯誼精神的倡導者和中國MBA聯誼會的主要發起人和參與者。他對時任班主任的我說:我要把MBA聯合會看做我的新企業,用非正式組織實現正式組織的目標。他用實際行動踐行了“團隊、理想、榮譽、責任”的MBA聯合會精神。

  雍波是不知疲倦的跑者。他似乎一直都在奔跑,當多數人還在夢鄉的時候,他就晨跑了,當我們休閑的時候,他往往帶著滿身汗水從戶外歸來。這次奔跑他去了遙遠的地方。當他以另一種方式回來的時候,看到父母安康、兄弟和睦、兒女成長、朋友情深,他一定會感到寬慰。當他以另一種方式回來的時候,帶回來的是無私和永恒:他對朋友、對社會是無私的。他給予社會的很多,自己得到的很少,生活總是簡單和充實。他的為人做事實踐了他在MBA聯合會的名言“天地無私,所以長久”。

    也許他的離去是他在給我們最后一個無私的奉獻,他在給大家一個禮物,一個最大的善意,讓我們找回自己,讓我們把目光重新拉回家庭和自己,重新找回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如果這樣,他仍然還是那個充滿創意的精神領袖。雍波不是催淚的悲情,他是我們的英雄!

  雍波生于秋天,逝于春天,春秋是他生命的始終,讓我們帶著無盡的留念和惋惜平靜的告別。讓我用泰戈爾的一句詩為他送行:生如春花之絢麗,逝如秋葉之靜美。

雍波,安息吧!

2014年6月22日

成都市高新區科技局副局長、四川MBA聯誼會創會會長熊平悼念:

  西財一精英,圈子一明燈,雍兄自勤奮,創業艱難多,安盛基團立,一路勇向前。憶往昔,2000年,吾與雍兄考場會,鄉試進西財,同窗兩載情。曾記得,創mba聯誼會,走出大西南,爭取辦論壇,為西財揚名不少奮蹄,沒誰忘,串起同學情,熱愛mba大家庭出錢出力,無半分私念。   好一個雍兄,為朋友兩肋插刀及時雨,這一個摯友,為事業激情執著創一片天地。 其為人應可稱頌,其恒心亦為楷模。  既兄雖遠行,送別這四面八方,不為最后的闊別,只為茶不涼情不逝。  是故世間之物,唯有永恒的才不會朽,人間之情,應如真摯者才會長存。  雍兄雖遠行,但留給我們的就是這份質樸的真情。 吾堅信,未來的某一天,某一時刻,大家終會再相逢,因為我們即是兄弟,也是一起哭過笑過,成功過失敗過,一起醉過,一起肩并肩走過的兄弟。 祝兄永恒。

謹以此獻給我的兄長雍哥。

電子科技大學MBA聯合會第九屆主席姜亞東為悼念雍波所作:

  天妒君才,雍榮華貴難留英年早逝

  人神共泣,波瀾壯闊同緬義薄云天


西南交通大學2005級MBA、成都益佰管理公司董事長劉曉波沉痛悼念:

  沉痛悼念雍波兄弟。驚聞離世噩耗,如響雷在頂久久縈繞,至今難以釋懷。作為四川MBA聯誼會的主要發起人之一,他為MBA聯誼事業貢獻了青春,永遠鐫刻在聯誼事業的史冊上,音容笑貌永遠銘記在聯誼會兄弟姐妹的心中。雍波好兄弟,一路走好,愿在天堂收獲幸福美好。 


畢友創始人鄭海峰悼念雍波師兄:

  人生無常,面對那些失去和離開我們總是那么的渺小和無力。雍波師兄的離去讓我們每個熟悉他的人都很悲痛和惋惜。但我想,他的情誼和精神會在我們身邊永存,不會離開,也會激勵著我們不斷向前。我也相信,他希望我們能夠更加珍視友情,珍惜當下。讓我們延續他的精神,為夢想負責,為生命負責!


中國MBA發展論壇:僅以此文追思中國MBA發展論壇早期參與者之一雍波先生

我若離去,后會無期。

  很多年前,我喜歡上兩個字——惜緣。總覺得,人與人相識,是多么的不容易。所以我們都應當懂得珍惜,縱然如此,一路行來,我們還是與許多緣分擦肩,所擁有的,也漸次失去。并非 因為不懂珍惜,有些緣分,注定了長短。來時如露,去時如電,挽不住的,終究是那剎那芳華。

  人的一生會遭遇無數次相逢,有些人,是你看過便忘了的風景。有些人,則在你的心里生根抽芽。那些無法詮釋的感覺,都是沒來由的緣分,緣深緣淺,早有分曉。之后任你我如何修行,也無法更改初時的模樣。

  “我若離去,后會無期”。不知為何,每次想到這句話,心中會莫名的蒼涼與酸楚。人的一生,要經歷太多的生離死別,那些突如其來的離別,往往將人傷得措手不及。人生何處不相逢,但有些轉身,真的就是一生,從此后會無期,永不相見。

  該怎樣閱讀一首動人的詩歌,才不會驚動已經平靜的心情?該怎樣講述一個過客的故事,才不會打擾行將安寧的日子?人的情感和命運,就像漂浮的流云一樣無法掌控,時聚時散,時離時合。

  人的一生,就如同草木,經歷榮與枯、生與滅,看似稍縱即逝,實則無比艱難。總以為日子在打盹中度過,卻不知多少人想方設法地,讓自己捱過這一世。有時候,過程于我們,只不過是修飾,在結局面前一切形同虛設。無論是真實的戲謔,還是虛幻的樸素,我們都無法自如地把握。

  想來誰都愿意做一個閑散的人,日子純凈簡單,生活并無別事。有大把時光,用來虛度,而不去擔心流年似水,轉瞬白頭。只是這世上,有多少人可以清醒自持,敢于承擔光陰所帶來的消耗,敢于接受命運所帶來的倉促變幻。

  仿佛所有的故事,都少不了離別這樣一個片段。如果說開始是為了結局,那么相遇則是為了別離。許多人的眼里,離別應是帶著一種感傷的凄美,但我以為,有許多離別,給人帶來的卻是如釋重負的感覺。

  無論時光走得有多遠,來時的路,去時的路,還是一如既往,不會因為朝代的遷徙而變更。在漫長的歲月長河里,許多生命都微小如沙礫,我們可以記住的,真的 不多。王謝堂前燕猶在,帝王將相已作古,滄桑世事,誰主浮沉?俯瞰煙火人間,萬物遵循自然規律,安穩地成長。人的生命,與萬物相比,真是渺若微塵。 

  一個信緣的人,會明白,世間的情緣,是該聚的聚,該散的散,緣分盡時,一刻也不會停留。有時候人與人之間的緣分,不如一株草,草尚可經歷春榮秋枯,而淺 薄的緣,則短如春夢。就如同做了一場夢,夢醒之后,你佇立在涼風的窗前,發覺自己又回到生命的最初,一無所有。只是這樣的一無所有,是否還清白?

  有些地方,此生是定要去的,只有親歷了遠方山水,讓夢成為現實,才不枉來人間走過一遭。可當我們見到夢中的情致,那樣至美的風景,可以做到寂靜無言嗎?豈不知,每一粒塵埃的下落,都會將其驚擾。

  苦短人生,又何必背負太多。過往情事如同一場落花飛雨,燦爛擁有之后,倘若能做到潔凈相忘,未嘗不是一種通透。來往皆是客,聚散總隨緣。一個人只要守著內心的安靜,任世間風云變幻,終究掀不起滔天大浪。那些沉靜在骨子里的美好情懷,千萬年后,也不會有多少更改。

  漫步在紅塵,笑看浮世,不過煙云一場。但真正有幾人,可以做到淡然相忘,忘記名利,忘記情感,忘記曾經擁有的一切。當有一天,你想要安靜地生存于世,從 此過不驚不擾的光陰。是否這樣,就可以和過往的紛擾一筆勾銷?愛過的人,可以丟棄,犯過的錯,可以饒恕,許過的諾言,可以不必兌現。

  走過多少春去秋來,始終無法丈量紅塵的路程到底有多遠。時光一直追趕,從岸的這邊,趕至那條阡陌。有一天你止步,意味生命的歷程行將結束,而你亦完成了 生存的使命。有些人厭倦凡塵,一心只想做佛前一株安靜的草木,沾染禪的性靈。有些人卻愿意離開禪境,甘愿落入塵網,流散于亂世,清醒又疼痛地活著。

  流水人生,萍散之后,仿佛連落花,都暗隱著慈悲,離別也成了一種對流年的感激。因為只有這樣,走過的歲月,才不至于留下一頁空白。在生命的過程里,不求奮筆疾書,翰墨四濺,只要攤開一卷素紙,靜靜地寫下一闋清詞:人生有情,無關風月。

  時光如水,物轉星移,許多人事都分道揚鑣,不明下落。而緣分是一條神奇的河流,我們劃著槳櫓漂浮在其中,朝著各自的方向駛去。在沒有約定的未來,卻終有 一天會不期而遇。就像一段前朝往事,一出經年的戲曲,一本古老的書。被五味雜陳的煙火浸染,被悲歡冷暖的世情沖洗,繁蕪中,依然有種地老天荒的安寧。

  這一生,總有那么一些人,是你過河必須投下的石子;是你煮茗需要的薪火;是你夜歸照明的路燈。但這些人,終將成為過客,連同自己,有一天也要將生命交還給歲月。那時候,孤影萍蹤,又將散落在哪里?

  至今,我們都無法真正分辨出,落花與流水,到底是誰有情,誰無意。又或許并無情意之說,不過是紅塵中的一場偶遇,一旦分別,兩無痕跡。

  從一出戲的開始,到一出戲的落幕,戲里,誰都不是主角,誰又都是主角。因為臺上的人,演繹的是臺下人的寂寞悲喜,而臺下的人,看到的是臺上人的云散萍聚。塵緣盡時,真的沒有什么值得再去悲痛。

  人生云水一夢,而我們就是那個尋夢的人,在千年的河上漂流,看過流水落花的風景。有一天老無所依,就劃著倦舟歸來,回到水鄉舊宅,喝幾盞新茶,看一場老戲。時間,這樣過去,甚好....

河北快3开奖直播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