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友網

畢友網 > 分享 > 轉載 > 行業 > 100年后的未來可能是什么樣

100年后的未來可能是什么樣

2014-11-24 15:18:32BEEUI 87987

  【畢友導讀】我們身處于一個和 50 年前大多數科幻預言都不太一樣的 21 世紀。

  如果不算上人工智能對未來可能發生的影響,地球上生存著的 70 億人類,應該就會有 70 億種未來的可能性。如果你相信平行宇宙的存在,那么,在每一個時間單位的節點,每一個智慧生命的選擇都導向了一種未來,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到底擁有多少種未來,已經無從計算。

  那么,我們就在你打開了這篇文章的平行宇宙里,談一談 100 年后可能的未來。

支付

  “科技無法改變的是信用風險。”——《晉陽三尺雪》作者、淘寶賣家張冉

  現在,我們需要帶著裝滿卡和現金錢包出門,需要對每一個支付系統設置不同的密碼以策安全。虛擬貨幣的平臺剛剛興起,金融從業者開始討論 P2P 信貸的風險控制,而試圖用一張卡取代錢包里所有信用卡、借記卡和會員卡的硬件,有的跳了票,有的賣了一千多套。與此同時,想要消滅實體卡的移動支付提供商們除了更新手機硬件,還在為了一家店鋪用 Apple Pay 還是 Current C 拉幫結派。

  五年以內可以想象的未來,也許會是一個更輕更薄的錢包,會是在更多店鋪中可以使用移動支付的消費環境,會是跨國匯款不再通過銀行,而是通過比特幣作為載體直接兌換。幾十年之后,也許會有一種貨幣可以統一所有的支付接口。

  而一百年后又如何?

  如果有一天,人們獲取和分配資源的方式不再需要通過貨幣交易,如果人類的制造技術極端發達,人類成為萬物真正的造物主,錢還會被需要嗎?如果支付行為消失在了人類社會呢?

  然而在當下,是用 Apple Pay 結賬還是用 Google Wallet,是把錢放在余額寶還是買點比特幣,支付科技的進步能否承擔信用風險,都是要解決的問題。

全球實時比特幣交易地圖 來自 qukuai.com

交通

  “人類從來沒有馴化過鳥類,未來也許會有可能。這樣,我們就實現了三維的交通”——《三體》作者劉慈欣

  在騰訊 WE 大會上,騰訊首席探索官 David Wallerstein 在演講中分享了一張圖片。這是一張百年前的德國明信片,那時的人們幻想在一百年后的今天,蒸汽火車可以將整座房子、整個街區帶到其他的地方。

  生活在 2000 年的人們已經不需要將房子放在鐵軌上移動。而我們正在試圖改善的,是擁擠的交通,是遠距離運輸的效率,是星際交通的可能性。

  智能建筑專家蘇運升在智慧城市的規劃中,將地鐵站和立交橋設計成航站樓式的綜合體,以交通樞紐為 CPU ,結合辦公、住宅、圖書館,令更多人依賴步行,而非擁堵。而科幻作家王晉康在科幻星云獎分論壇上談到未來的城市交通,可能是統一調配的公共交通,居民只需在手機上輸入想去的地點,就可以搭乘系統分配的交通工具前往。《三體》的作者劉慈欣則不止一次談到過人類馴化鳥類作為交通工具的可能性。

  如果讓我選的話,我希望這個可能性屬于機器貓的竹蜻蜓。然而,當虛擬強化現實達到一定程度,人們不需要實地到達某個地方才能體驗一切,那么人們是否還需要在生活中頻繁的位移?

觸摸

  “世界就是我們的界面。”——迪斯尼匹茲堡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工程師 Rajinder Sodhi

  上周,惠普發布了包括了掃描儀、深度傳感器、高解析度攝影機和投影設備在內的新型臺式機 Sprout,據來自麻省理工大學媒體實驗室的 Daniel Leithinger 介紹,這種實體掃描的技術在 1992 年就已經發明了。他的團隊研發了一種 inForm 裝置,用戶可以通過手的動作遠程感受和操控信息,這一動作已經超越了智能手機和電腦的操作界面。

  基于這樣的技術,我們可以想象,未來家具、屏幕乃至任何物體的尺寸都不是固定的,不用糾結新的 iPad 是買小尺寸還是大尺寸,未來我們應該可以與任何物體連接,而尺寸,應該可以根據需要隨心捏制。

  Rajinder Sodhi 的 Roomalive 和 Aireal 項目同樣希望能夠擺脫二維屏幕的束縛,它們嘗試在捕獲起居室模型的基礎上,將界面投影到用戶身處的整個空間中,同時用空氣炮裝置對觸摸一樣物體的感覺進行仿真模擬。

  這個系統通過實驗來不斷地調整人的觸感,據 Rajinder Sodhi 介紹,它會“讓你感覺到有不同的東西,可以讓你感覺到沙子的觸感、水的觸感或者是任何東西的觸感”,系統將收集到的數據匯集成一個語匯庫以后,就會和互動觸覺關聯在一起。

  技術已經可以,或者即將達到虛擬現實的需要,而人類需要想清楚的是,未來,我們想要的全部虛擬的邊界,還是實實在在,用雙眼去看到的真實。

旅行

  “如果中國人能夠坐火星飛船了,需要搖號嗎?”——科普作家、《太空將來時》作者趙洋

  這是第五屆科幻星云獎的論壇上,科普作家趙洋向探月工程的工程師們提出的一個問題。

  人類在幻想和現實中,都從未停止對外太空的探索。就算商用太空船事故頻繁發生,如維珍公司也不會就此停下開發太空。

  據 World View 聯合創始人 Jane Poynter 介紹,現在所有商業太空旅行公司接到的客戶,已經超過了 1000 名,這還僅僅是已經付了款的客戶。在2016 年,它們計劃以 7.5 萬美元的價格推出太空邊緣旅行業務。不需要穿宇航服,不需要培訓,只要身體條件適合搭乘飛機,就可以乘坐熱氣球牽引的膠囊艙慢慢觀察太空的邊緣。

  也許下一代的旅行廣告不再是關于想去哪就去哪,而是,用一趟歐洲旅行的花費,就可以親眼和地球來一個自拍?

  奇點大學聯合創始人,Moon Express 公司首席執行官 Robert D. Richards 計劃在 2016 年將小型太空車送上月球,在 2020 年將月球上的資源樣品帶回地球。

  有人說,人類已經到了新大航海時代的前夜。太空電梯、太空旅行艙、月球快遞,這些都不再是科幻小說的內容,而是正在進行中的項目。科幻作家們表示,登月就如同哥倫布發現美洲大陸的前奏,而下一步的目標火星,也許更像人類未來的殖民地。

  你永遠不會知道在月球上會發現什么,但是作為未來變量的歷史,早就寫下了一種可能性。

(Google 高管 Alan Eustace 搭乘 World Vew 的熱氣球,打破了太空跳傘記錄)

人與AI的界限

  “現在在座的所有人,都可以在幾個小時之內學會一些東西,這些東西在過去,也許耗費了研究者二十年乃至一生的時間去研究和證實。”——騰訊首席探索官David Wallerstein

  技術的進步,縮短的是人類學習的時間。隨著技術不斷增長,知識不斷在原來的基礎上進行演進。一個孩子出生,是一個被清零的系統,他需要從頭開始學習,而在同時,機器卻不需要經歷生老病死,可以不斷進行信息的傳遞、復制、學習。

  它們現在可能還不夠聰明,人腦僅需 65 瓦功率去處理的一個街景,電腦需要用 150 萬億個處理器,消耗 800 萬瓦,才能以比人腦慢 1500 倍的速度理解。然而它們可以一刻不停的學習,IBM 研發的神經元芯片則將人腦的結構帶入了電腦,把計算、存儲、連接分布到每一個神經元的節點,帶來了超級計算機的一種可能性:模仿人類。

  對此,IBM 全球副總裁兼中國開發中心總經理王陽認為,人類時時刻刻被生產出來的數據,如果全都交給機器自己去理解,自己去學習,有一天,它也許會回頭告訴人類:“我們已經掌握了這些。”

  Watson 已經為大廚設計過菜譜,接下來,它會分析 Twitter 上所有的內容,未來,也許我們可以向 Watson 咨詢健康、理財乃至更多。

  不是 IBM 的 Watson,也會是別人。

  或者,會是被改寫了基因的人類。

醫療

  “健康的長命百歲是一種理性的選擇而非感性的意愿。”——華大基因研究院院長王俊

  王俊在騰訊 WE 大會上介紹,在只有間隔 0.34 納米的字符里面,在只有 1.5 個匹克的 DNA 里面,蘊藏 31 個字母,存儲了人類所有的生物信息。如果每一個人的基因都被測定,那么一個基因是在什么時候、在哪里、通過了什么樣的變化,變成了現在的樣子,都可以被書寫。如果對身體內每一個細胞進行基因解讀,那么就可以對每一個“絕癥”患者進行對癥下藥。

  Google 正在研制監測人體健康數據的納米顆粒和在淚液跟蹤血糖的隱形眼鏡,可是如果我們能夠測定基因,了解生命的程序運行,甚至預測基因突變的走向。那么未來,也許我們并不需要跟蹤睡眠曲線、體重變化和心率數據的可穿戴設備。

  想象一下,器官損壞,可以以自身的細胞為材料,3D 打印新的組織,患有頑疾,可以通過剪輯、改寫基因的方式治愈,而想要青春永駐,只需保存年輕時的基因樣本,就再也不會老去。

  如王俊所說:“如果這個社會真的把所有人的智能和一個人工智能聯系在一起,當一個人類的智能和人工的智能交匯的時候,當人可以去理性的選擇的時候,我不知道 AI 究竟是人的延伸還是人是 AI 的一部分。”

愛情

  “如果愛情不再與繁殖相關,愉悅可以被數字化,那么愛情也可能成為商品。”——科學松鼠會創始人、果殼網 CEO 姬十三

  科技也許會拉近人的距離,也許反而會疏遠人與人之間的關系。

  在看到日本的生物感知技術研究者加賀谷友典帶來的智能貓耳 Necomimi 的時候,那些不擅長用語言表達情感的人可以松一口氣了。

  是的,技術已經可以讀取你的腦電波了。盡管它現在還不能分清楚你對面前的“男神”是有一點喜歡,還是很喜歡,起碼,在你感覺高興的時候,Necomimi 的耳朵會豎起來——就像小貓那樣。除了能夠讀取情緒,并隨情緒變化形狀的貓耳,加賀谷友典團隊還陸續開發出了能夠隨著情緒擺動的可穿戴尾巴,根據腦電波識別心情,自動播放音樂的耳機,以及會在佩戴者對眼前畫面興趣值達到一定程度之后,自動根據腦電波感應,記錄相應畫面的 Neurocam。

  如果可以通過耳朵、尾巴等直接展示心情,或是腦電波直接溝通,這世界上男女之間的誤會、錯過、木訥會變得少一些嗎?愛情會因此變得更容易一些嗎?

  姬十三在“未來生活”的論壇上并不對未來的愛情抱以樂觀的態度,他認為,在未來,繁衍將不再是人類必須實現的需要,那么愛情也隨之不再必須,也可能成為商品。也許人人都可以在網上下載一份愛情,擁有一個 iGirl 或是 iBoy,也許獲得一份批量生產的愛情是免費的,而與其分手,就需要付費了。

  越多人購買腦電波互聯的產品,我越相信,真正的愛情和愛的能力,在什么時候都是稀缺品。

 在晚清時期,中國的小說作者們在作品中描繪過一百年后的世界,有飛空電艇、自然電車,《電世界》中寫道:“世界上所有的名都大城,每一小時必有公共電車來往一次。有透視檢驗、接種免疫,還有乘坐熱氣球來探險的天外來客。”

 一百年過去,無論是現實還是幻想的世界,人們對于從未發生過的事物的想象,有些已經實現,有些已經不再重要。在我們想象未來的時候,手中緊握的是少得可憐的“已知”,比如,現在我們能做到哪些,比如奇點還未到來,比如摩爾定律仍然有效……然而在那個不太遙遠的未來,也許我們已經不需要拘泥于 CPU 能耗的升級、屏幕尺寸大小對移動設備銷量的影響、接受 X 光檢查對人體的輻射,或是太空旅行的成本。到時候,會有另一些真正重要的事物留給人類思考。

 我在等待這個未來。一部分存在于已知的科技,我們可以預見它們會發展到什么樣的程度,另一部分存在于浩瀚的未知,你不知道會是在哪一刻,生活被怎樣徹底地改變了。

文/唐云路

來源:好奇心日報

河北快3开奖直播购买